当前您在:主页 > 军事新闻 > 文章正文

不用深入调查,只需稍微谈论,农村巨蠹浮出水面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佚名 时间:2019-03-06 16:41

  湖北省武穴市大法寺镇刘主乡白龙潭村,是位于湖北省武穴市和蕲春交界之地,在武穴市属于绝对的偏远地区,整个村总人口不足两千,由于经年经济不发达,绝大多数中青年都在外打工,在农村居留的人多为60岁以上和十七八岁以下的幼儿少年。
  每年春节,大多数在外务工人员都返回家乡过年,今年也不例外,在外的人员多数返回家乡。大家闲来无事聚会在一起闲聊,居然发现我们小小的一个偏远农村的贫困行政村,居然多年以来隐藏的巨蠹。
  王贤生,人称王老六,白龙潭村人,前白龙潭村支部书记,兼任白龙潭村行政村长并担当白龙潭村人民代表,五年前因到龄退休。在白龙潭村担任此两职位30年,在其任职期间,表面上虽无大功劳于广大百姓,但也无甚大过错,在职期间也顺应国家号召,基本实现村村通公路,也在原本的五六十年代的水利基础上进行了部分的修缮和巩固,在表面上,在农村绝大多数是六十岁以上的缺乏维护自身权益意识的农村老人眼中,他还算是个合格的村书记,也算是为农村人做了不少事情。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村支书,应该能够经得起广大百姓的检验的,可是我们的村支书,却是经不起任何的检验,仔细一考察,居然发现他是一条隐藏多年且危害白龙潭村广大农民利益欺瞒老弱为个人谋取大量私利的贪蠹蛀虫。
  早在1981年实行包产到户期间,广大田地都分别承包给农民百姓,当时作为燃料来源的山林也分别分别承包给农民作为自留山,由于当时的政策问题,各户都没有自留山林确权证书。
  但是在第二次土地承包确权的时候,田地承包确权都有相关证书,但是但是担任村支书的王贤生,利用广大农民对相关政策不知情的情况,对山林承包确权不做任何作为,在利用上级部门对下面不知情,下面对上面政策不知情的的机会,将广大农民的自留山林收做书记个人所有,私下在未经过广大农民同意的情况下将农民自留山林承包给他人,期间的任何收益都私自纳入个人腰包,广大农民没有见到哪怕是一个钢镚的承包受益。并在利用退耕还林的时候将广大农民的承包土地退耕成山林,在最开始的两年将退耕还林补贴交给广大农民之后的十几年期间,所有的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收归己有,并且在之后将退耕还林的山林再次承包给他人,其中承包收益,广大农民毫无所获。
  更为过分的是,白龙潭村农民的自留山林是属于生态林而非经济林,严格来说是严禁大规模砍伐,大规模砍伐贩卖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可是王贤生作为一名书记,知法犯法,欺上瞒下,大肆贩卖砍伐生态林树木,几千亩山林中直径超过15厘米的松树被砍伐一空,导致当时的水土流失严重严重破坏当地水土环境,而且贩卖树木所得费用全部私下收归己有,和其他一些人私下分赃。二作为自留山林所有者的农民一无所有。
  而且,白龙潭村组后面的南山山林属于生态树林,土壤保持非常困难,但是,在王贤生任职期间,不但不保护山林土壤,更是大肆贩卖山土,在白龙潭村后面公路边大肆挖黄土,路人随便可见。更是使南山土壤保护雪上加霜。
  还有就是,白龙潭村的集体所有的湖泊,面积有将近千亩,王贤生担任书记村长期间,将其承包给私人几十年,承包所得收入,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所归何处,也不见其利用所得收入为当地农民做任何有益事情。
  自从2004年国家开始实行农民粮食补贴开始,农民承包责任田种植粮食每年有田亩补贴,那个时候大多数农民都开始在外打工,留在农村的都是对国家政策一无所知的老人,王贤生利用农民的无知,对于国家的粮食补贴对广大农民闭口不言,自2004年之后的七八之间,大肆侵吞农民的粮食补贴,直到后来有部分农民对政策渐渐熟悉,向王贤生要回农民一本通(也就是粮食补贴存折),但是上面的款项余额都是零,也就是说在2004年之后的七八年间,王贤生利用职权大肆侵吞了全村农民连续若干年的粮食补贴为己有。
  在王贤生退休之后,更加肆无忌惮,作为一名党支部书记,在国家耕田日趋紧张的情况下,明知农村耕田严禁用作住宅用地,仍然自己首先带头在耕地上为其两个儿子建起两座小型别墅,占地将近两亩。所用的理由更加充足,这个是我的私人承包地,我有权利做任何用处,其他任何人无从置喙。
  在王贤生退休之后,虽然不再能亲自操纵整个行政村,但是仍然利用宗族,操纵白龙潭村,纵容退休教师王贤贵肆无忌惮地填埋村里的水利堰塘来建房,操纵村组长,利用村里修水泥路的机会大肆贪蠹,而且,操纵村里将白龙潭村组的堰塘承包给村组里的人,多年来,承包所得村组的除了少数几个人受益之外其他共同拥有权益的绝大多数人毫无所得。
  并且在现任白龙潭村王胜华担任书记一事上,欺上瞒下,王胜华在其纵容之下,狂言“我出15万元,这个书记让我当了”。开始人们不太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后来王胜华确实当上了白龙潭村的党支书。这不由让我们相信,我们白龙潭村已经让王贤生给彻底掌控,整个白龙潭行政村已经成了王贤生的独立王国,这让我们广大农民深感怀疑,我们正当年的中青年都在外打工,只留下老弱在家,在王贤生这个独立王国的国王的控制之下,我们广大农民的有多少被侵害?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村支书的恶毒

下一篇:电动车充电桩行业痛点:电瓶虚充